隔世

在黑暗中才会看到光芒

世界切断了我所有的情感通道,不允许任何情绪补偿。无法交流、不被理解、没有存在感、没有目的和希望。所有感情和渴望被封在胸腔里,转向开始侵蚀自己,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撑的住。
又一次,果然还是一样的,都是骗人的。

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就越绝望,事实之所以不容易发现就因为它太残酷,总是在一瞬间打碎所有希望的幻想。无尽的孤独感淹没了所有人,每个人都希望获得一丁点真实的友情,但事实证明那是不存在的,人们偏爱流言蜚语,交流就越来越复杂和困难,到最后没有一点感情活着。

我有罪
我有大罪
我想要忏悔
我把偏见当原则
我把无知当天真
我把愚蠢当勇敢
我把软弱当远见
我把残忍当理性
我把莽撞当感性
我因为习惯了黑暗而为黑暗辩护
我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
我嘲讽那些比我更有热度的人
我在本可以进取是却故作谦卑
我在得知真相后却畏首畏尾

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狩猎》

人们只喜欢骇人听闻的故事,却毫不在意真相,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支点,让自己站在虚伪的道德高点上舒适的批判抹黑他人,好凸显自身的伟大,反正不过几天就会遗忘,任由真相被新的猎奇淹没。

我相信人性无法摆脱恶意,人们习惯于自以为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为弱者分发怜悯和所谓的正义。许多过客在看到他人受苦时都愿意去踩他两脚,越痛苦就越开心,无所谓反正不是自己在痛苦,那人越狼狈不堪就越觉得自己比他优秀,反而开始唏嘘人生曲折来。

许多人都可以凭好恶随意的评判他人,无所谓事实无所谓原因,当大部分人认定你是什么人时你就永远被限制成了什么人,永远无法摆脱,即使公布了真相也会有许多恶意想要中伤你。

即使真相很早就被说出来了但没有人会相信,因为人们都隐隐希望罪行真的发生过,这样他们就可以成为善良正义的人了。

看着窗外,是否让你想起在船上的感觉?你躺在船上看着天空,水就在你身旁流过,就像那些风景一样,你就会想,为什么一切移动,而船是静止的?

枪会代替你的舌头,你将学会用它来说话,你的诗也将用鲜血写成。

每一个清晨,每一个夜晚,有些人注定快乐,有些人注定承受无尽的黑暗。
——威廉.布雷克

在苍茫的人海里我只是个过客,无处可去也无事可做,在自己的人生里失去了一切,品尝别人的生活来获取慰藉。

有时我觉得上帝在酿酒,灵魂的升华需要磨练,而一个人经历的越多有了各式各样的感悟后才能沉淀出令人惊叹的灵魂,越是痛苦就越是醇厚,越是沧桑就越是醉人。